Aster洛星河.

您好,我是Aster/洛星河.
第五人格佣杰产出.

看到了吗。
名朋7882刺客,我的。
林以慕也我的,明白?

是个腹黑,但深爱读者。
求你们评论好不好呀qwq

不会在同一篇文章里出现两人(及以上)x受的情景,也不会写修罗场,每一篇文都是一对cp从始至终.
不要担心吃着吃着粮出现雷的cp.

一个预告/肝不动了我好绝望/想要欢脱却欢脱不起来

[佣杰/四个皮皮佣x一刀斩杰克]您可能不懂佣兵的美学

坐在椅子上的青年微微托着腮,为表礼仪去长桌那边示意。
这倒不要紧,对面马上炸了锅。
杰克抬起头来,眯了眯绯色的眸子——同时很好地完成了表示尊敬的动作。
对面是四个佣兵,且此刻正兴奋地谈着什么。
平日里常遇到一个佣兵,但这次遇到了四个未免……
令人不知所措呢。
他换上彬彬有礼的微笑,弯下腰肢来。

长桌上。
“你们看,这轮是个杰克!”
“昨天他还在我身下求饶呢……对不对呀,我们的绅士?”
“小美人腰不疼了?”
“杰克先生,昨晚还好吗?”
拥有良好听力的绅士难得地茫然了。
对面的佣兵们居然一致吹起了口哨,表情里有什么隐晦不明的东西。
……这群佣兵想做什么?

游戏开始了。
开局刷新是红教堂,可以说是开膛手的主场。
他哼着四小天鹅迈开修长的双腿,满意地听到炸机的声音。
是个狩猎的好开场。
嗯?还是挑衅——连续炸机的声音一听就是故意的。

他看到佣兵的身影,但却没能如愿以偿。
一次次追逐中本应上钩的猎物却狡猾地脱离掌控,更别提他回头时挑衅而张狂的手势——哦,真是有意思,令人感到有点儿兴奋。
他低下头漫不经心地摆弄自己的爪刃,嘴角似有似无地勾上个涵盖嘲讽又着实狂热的微笑。

就在这时,佣兵忽然停下了脚步,一个反向冲刺撞到了开膛手的怀里。
是得逞的笑。
开膛手猝不及防踉跄几步,随即感到衬衫的领带被人抓住。
佣兵趁机固定住他的爪刃,随即拉着他的领带向前。
那双手抚向了柔软的腰肢,顺势将比佣兵高了一头的青年拉进怀里。
绅士闷哼一声将头埋在佣兵肩上,忽然看到一旁墙角的三个佣兵露出被人抢先一步的懊悔表情。
“啧,被他给抢先了。”
他难得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睫,就感到佣兵先生的手不怀好意地向某个方向摸去。
傻子都知道他想干嘛了。
绅士眯起绯色的眸子,将刀刃抵在佣兵后颈。
“先生,您这么容易生气呀?”
佣兵轻笑一声离开他的身体,颇为高兴地吹着口哨一个冲刺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墙角处的三个佣兵分散方向迅速跑开,开膛手索性锁定一个去找。
那人靠在板子上看向他,似乎料定了他不愿来板区。
这可不太好办。
他蹙着眉略略思索,试探着向前一步。
怎料佣兵完全不上当——他就是靠在板子上看着自己,丝毫没有想要翻下板的意思。
那只能绕过去了。
反反复复几个回合,密码机打开了一个。
佣兵抬头看着眼前似乎没有任何不耐的监管者。
白皙修长的颈项上略有些汗珠划过,那顺着美好的曲线滑下锁骨,再消失在繁复的衬衫纹路中。
真是好景致。
想让他成为自己的所有物。
于是佣兵上前一步果断砸下木板,趁着监管者晕眩之际用冲力把他按在身下,在自己企盼已久的地方上面留下痕迹。
嫣红色和白色看起来颇有色情的味道。
喘息着的绅士忍着晕眩抬起红色的眸子。
“多谢款待。”
佣兵笑着拉下兜帽。

他站起身来,佣兵早已跑远。
是这样啊……追逐了这么多次,原来你对我的想法是这样吗?
不过我也是如此。
想把这个人神采飞扬的模样镌刻住,作为艺术品。
杰克从未如此明晰自己的想法,也对佣兵的做法了解透彻。
“真是胆大——想要征服我啊。”
他带了笑意。
不光是对猎物的冷静疏离,更含了开膛手的疯狂。
“那就试试看吧……被捕猎的、到底是哪个不乖的孩子呢?”



评论(7)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