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er洛星河.

您好,我是Aster/洛星河.
第五人格佣杰产出.

看到了吗。
名朋7882刺客,我的。
林以慕也我的,明白?

是个腹黑,但深爱读者。
求你们评论好不好呀qwq

不会在同一篇文章里出现两人(及以上)x受的情景,也不会写修罗场,每一篇文都是一对cp从始至终.
不要担心吃着吃着粮出现雷的cp.

[第五人格/JokerXJack 裘杰]Mad Hatter

[歌词取自Melanie Martinez歌曲Mad Hatter,同时也建议作为BGM播放。
内容非常ooc,并且有少许r成分。]

[情节透露:疯子们的故事,也许一开始就是互相吸引的。Jack认出了Joker的本性,最终让他坦诚了。虽然代价有些大,但他以此为乐。]

[ I’m nuts, baby, I’m mad.
The craziest friend that you’ve ever had.]

Joker是个疯子。
他宛如孩童般笑得无邪举起电锯,让可怜的羔羊惊叫着四散逃走。

然而看似温文尔雅的Jack也是个疯子。
他哼着四小天鹅的旋律,轻盈地与空气跳上一曲。
在雾气里,每人都似乎要融化一般。

而开膛手却真正融化在雾中——不如说他就是雾。
他微笑着落下了手臂,恰好惊恐的美人儿停止呼吸。
玩够了的绅士低低笑了起来,将脏器掏出。

[ We paint white roses red,Each shade from a different person's head.
And scream that there’s a killer.]

他轻盈地转着身,以愉快的舞步留下血迹和惨叫。
“这是绅士的礼仪。能听到您的声带发出绝响,是我的幸运。”
这样说着的他摘下礼帽示意,像是在舞会上自如从容地致谢。
“谢谢您的表演。”

“刚才那声高音,很好听呢。”

[Now I'm peeling the skin off my face.]

“嘿嘿嘿……你的脸一直都是微笑的,真好看啊!失去了这张脸皮,你也能笑得出来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了你的脸,观众们一定会喜欢吧?一定会对我露出欢笑吧?一定不会取笑我吧?我能让大家真正地以我为光荣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开心!”
天生红发的厄运儿难得扬起了些许压抑着的嘴角,但那并没能带给人们幸福。

那个笑容疯狂、阴暗又病态。

他缝上了那脸皮,仿佛能得到赞美一般真正微笑起来。
“因我欢笑致死吧,各位。”

[    My friends don’t walk, they run

  Skinny dip in rabbit holes for fun

  Popping, popping balloons with guns

  Getting high off helium]

偶然间他们聚集在庄园。
“恶心的上等人。”
“真是粗鲁的小丑先生,这样对待别人可不礼貌哦。”
身材纤细病态的青年微微蹙眉,是很好看的弧度。绯色的眸子似笑非笑地映出小丑先生的影子,白皙的肤色昭示着受过高等教育的事实。

那宛如天鹅般高傲的脖颈,真想亲手捏断。
让他无法吐露出惺惺作态的语句,露出那藐视一切的表情。

杰克对每个人都能表现得友好温和,但面对那个下等人小丑便露出自己的劣根性。
他微笑着说出残忍如刀的语句,讽刺意味十足。

到最后总会打起架来。
两人身上增添血痕,但笑得愈发欢畅。
 
[And I think you’re crazy too

  I know you’re wrong]

他在伦敦看过一次马戏,恰巧遇到过小丑。
那时他像是遇到了同类的气息般勾起唇角,而仍是哭泣小丑的少年对上等人憎恨着,抱以仇视的眼神。
少年衣着高贵,对人态度彬彬有礼,甚至对待小丑也友好地微笑。
但小丑就是觉得他令自己非常讨厌。
“你是疯子。”

少年看着他歪了歪头,缓缓张开不带血色的薄唇。
“我觉得你也是。”

[ Tell the psychiatrist something is wrong
Oh, off the bend, entirely bonkers]

那次醉酒时绅士正躺在沙发椅上。
交叠的双腿修长白皙,对他来说却丝毫不显得丧失风度。
是略带癫狂而从容的意味。
他低低笑了,将一旁的小丑拉了过来。
开膛手毫不犹豫地撕掉了小丑那张厌恶又自作聪明的人皮,吻住了真实的唇。
他喘息着阖上眼睛大笑着把自己摔进椅子里,再度张开红酒颜色的眸时对着joker歪了歪头。
就像是初见时一样的表情。
似乎无辜天真,又黑暗而疯狂。

“来做吗,Joker?”

[ You like me best when I’m off my rocker]

属于疯子的一晚。
水声淫/靡肆意,开膛手低沉的声线带了喘/息。
他在joker的一个深/挺中有些艰难地俯下身去,微颤的声线是再纯正不过的伦敦腔。
“我们都是mad hatter。”
Joker嗤笑着重重插/进深/处,让身下的人闷/哼出声。
“那又怎样?疯子又不是贬义词。”
接受现实了啊。
开膛手扬起唇角,随后再也忍不住呻/吟。
太/深了。
但是不想阻止。

你说我是疯子,但你不是也最喜欢我疯癫的样子吗?

Joker吻了下去,对着那张一直令他厌恶又实在是诱人至极的脸。
 
[Tell you a secret, I’m not alarmed

So what if I"m crazy? The best people are——]

嘘,告诉你个秘密。
所有最棒的人都是疯子。

评论(17)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