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er洛星河.

您好,我是Aster/洛星河.
第五人格佣杰产出.

看到了吗。
名朋7882刺客,我的。
林以慕也我的,明白?

是个腹黑,但深爱读者。
求你们评论好不好呀qwq

不会在同一篇文章里出现两人(及以上)x受的情景,也不会写修罗场,每一篇文都是一对cp从始至终.
不要担心吃着吃着粮出现雷的cp.

谈一下我对佣兵的看法,也算是我不同意奶布论的原因。

即使他在游戏里是求生者,他依旧能够瞄准监管者的弱点时刻等待反扑。

在我眼里,佣兵和杰克都是能够随时置对方于死地的【怪物】。但他们之间因为拥有爱这个词而互相约束,也互相吸引,互相成为彼此心上的纵火犯/笑。【这个是cp言论啦,可以跳过读正文w】

这可能就是我的理解了。

转自自身小号,占tag致歉。

不是引战,只是讨论一下眼中的佣兵角色,感谢您的阅读。

King of the kingdom.:

首先,我写不出来佣兵,这是实话。我可能还拥有对杰克的那么一点儿共鸣,但很显然,我不能在写作中成为萨贝达先生。

现在的我也尚未明确佣兵的全部,只是凤毛麟角。当然,我也并不是JACK THHE RIPPER.

谈一下历史因素。

“如果一个人说不怕死,他要么在撒谎,要么是廓尔喀军人。”

这是一位英军将领的话。看到这句话,我实在是非常震撼。

18世纪末起,英国将殖民战争逐渐从印度推到内陆小国尼泊尔。1813至1815年,3万英印军队与1.2万完全没有现代武器的廓尔喀军人进行了长达两年的战争。最终双方签订了《塞格里条约》,尼泊尔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国土,但却由于廓尔喀军人的勇猛善战而免于沦为殖民地。一位参加过廓尔喀战争的英军士兵在日记中写道:“我此生从未见过如此镇定和勇敢的对手,他们从不逃跑,从不畏惧死亡,即便他们战友的尸体已在身边堆积如山。”

 廓尔喀军人在欧洲以英勇、服从纪律著称,而他们人手一把的廓尔喀军刀也随之名扬世界。

如果看了这样的数据和话语还能把奶布奶布当做口头禅,那我也毫无办法,只能说个人理解不同吧。

再看佣兵的推演。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从战场上学会的技巧我仍然铭记于心。不断的机动性、不断的警戒、不断的猜疑,游击生存时永远别忘记这三点。

 面向光明,在黑暗中行走,不要发出声响。我的搭档已经改行,而我仍然潜行在枪林弹雨之间。如果这就是生活,那出口在哪里。

射击的机会只有一次。

廓尔喀弯刀不该向同胞挥舞,我需要离开。


我当然浅显。我知道他经历了杀戮和战争,在尸山血海里摸索,为了生存无所不用极致,他看着生命流逝难免有些漠然。

但他仍然有正义的价值观和理念。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表达什么,可能这就是我站佣左坚决不动摇的原因。

大半夜摸辆小破车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大概。


如果说有区分的话是刺客披风x内测杰克。

我可以喜欢内测杰一百年。

我迟早要写内测杰,我真的好想写内测杰啊。

【说着看了看满屏的坑然后瞬间怠惰.jpg】

[第五人格][佣杰]狼鹗车/捕猎


是之前的点梗。
预警:涉及失禁/强制部分。双向暗恋下,大概是强强。
这个佣兵非常恶趣味,我也不知道怎么写出来的:)

链接走评论。

#是作为12372杰克回7882奈布的戏。 @似是无情却仍反
#先生,我爱您。

我喜欢追逐猎物的感觉。
准备时间。

坐在椅子上交叠双腿,哼着自己钟爱的曲子来缓解对杀戮的渴望。
爪刃兴奋地颤抖着想要撕裂血肉以换取哭叫和绝望,礼仪控制着自己暂且要绅士那么一点儿。
等待时间可真是漫长。

游戏开始。
是哪只小老鼠会先被抓住?
迈开腿步伐带了兴奋,迅速查看着周围一圈有没有猎物出现。
远处的狂欢之椅被拆卸的声音响起,开膛手快速锁定了目标。
“艾玛小姐,我抓到您了。”
已经受了一击的园丁跌跌撞撞地想要挣扎逃离,而手中的刀刃已经快过了她的速度。
恐惧震慑。
弯下腰肢嗤笑,但又带了些欣赏。
奋力挣扎的猎物还是有点儿有趣的。
少女自知无法逃离无奈笑了,然后眼神便带了渴望,缓缓移动过来。
“……抱我。”
努力的小姐还是值得一个奖赏的?
刚刚想要动作便发觉远处似乎有人,正想看清是谁却已经来不及了。
身着披风的刺客以极快速度冲来,他怀里抱着的橄榄球更是重重来了一击,险些被撞得摔倒在地。
……啧,好痛。
狼狈不堪地隔着面具抬起头看了佣兵一眼,眸子里带了气愤和恼怒。
“萨贝达先生,您别想逃走了。”
抛弃身后几乎要哭出来的小姐追逐佣兵而去,眼里只有那位肆意妄为的先生。

一路追至红教堂内部,却是没能伤到行动敏捷的佣兵。心头火起想到被撞的腰,不由得继续追着佣兵不放。
终究有些疲态加着杀手不适直接下手发挥更加失常,一不小心摔倒在台子上。紧接而至的佣兵一起绊倒在身上,硝烟的味道清晰地传入鼻腔。

……离得未免太近了。这还是第一次和别人贴得这么近,甚至能看清雇佣兵的神情和睫毛。
耳根不由得红了起来。
不知何处传来的钟声打破了寂静,而雇佣兵下意识吐出的话让自己耳根更为一热。
“我们这是在结婚?”
想也没想别开眸子,睫羽慌乱眨着逃避那人的眼睛。
“滚……!”

嘘,我来玩这个游戏了。
造作啊快活啊。(?)
除了第二个1000热度出本子Aster没有条件自动删除改成10000字长车外(虽然绝对不可能1000热度啦hhhhhh)都接受。
cp限定佣杰,满200热度自动删除啦。

糟了,有点想写佣杰的哨向。
精神体狼x雾鹗。
停一停,你甚至还没把点梗写完呢。
存梗。

一个预告/肝不动了我好绝望/想要欢脱却欢脱不起来

[佣杰/四个皮皮佣x一刀斩杰克]您可能不懂佣兵的美学

坐在椅子上的青年微微托着腮,为表礼仪去长桌那边示意。
这倒不要紧,对面马上炸了锅。
杰克抬起头来,眯了眯绯色的眸子——同时很好地完成了表示尊敬的动作。
对面是四个佣兵,且此刻正兴奋地谈着什么。
平日里常遇到一个佣兵,但这次遇到了四个未免……
令人不知所措呢。
他换上彬彬有礼的微笑,弯下腰肢来。

长桌上。
“你们看,这轮是个杰克!”
“昨天他还在我身下求饶呢……对不对呀,我们的绅士?”
“小美人腰不疼了?”
“杰克先生,昨晚还好吗?”
拥有良好听力的绅士难得地茫然了。
对面的佣兵们居然一致吹起了口哨,表情里有什么隐晦不明的东西。
……这群佣兵想做什么?

游戏开始了。
开局刷新是红教堂,可以说是开膛手的主场。
他哼着四小天鹅迈开修长的双腿,满意地听到炸机的声音。
是个狩猎的好开场。
嗯?还是挑衅——连续炸机的声音一听就是故意的。

他看到佣兵的身影,但却没能如愿以偿。
一次次追逐中本应上钩的猎物却狡猾地脱离掌控,更别提他回头时挑衅而张狂的手势——哦,真是有意思,令人感到有点儿兴奋。
他低下头漫不经心地摆弄自己的爪刃,嘴角似有似无地勾上个涵盖嘲讽又着实狂热的微笑。

就在这时,佣兵忽然停下了脚步,一个反向冲刺撞到了开膛手的怀里。
是得逞的笑。
开膛手猝不及防踉跄几步,随即感到衬衫的领带被人抓住。
佣兵趁机固定住他的爪刃,随即拉着他的领带向前。
那双手抚向了柔软的腰肢,顺势将比佣兵高了一头的青年拉进怀里。
绅士闷哼一声将头埋在佣兵肩上,忽然看到一旁墙角的三个佣兵露出被人抢先一步的懊悔表情。
“啧,被他给抢先了。”
他难得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睫,就感到佣兵先生的手不怀好意地向某个方向摸去。
傻子都知道他想干嘛了。
绅士眯起绯色的眸子,将刀刃抵在佣兵后颈。
“先生,您这么容易生气呀?”
佣兵轻笑一声离开他的身体,颇为高兴地吹着口哨一个冲刺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墙角处的三个佣兵分散方向迅速跑开,开膛手索性锁定一个去找。
那人靠在板子上看向他,似乎料定了他不愿来板区。
这可不太好办。
他蹙着眉略略思索,试探着向前一步。
怎料佣兵完全不上当——他就是靠在板子上看着自己,丝毫没有想要翻下板的意思。
那只能绕过去了。
反反复复几个回合,密码机打开了一个。
佣兵抬头看着眼前似乎没有任何不耐的监管者。
白皙修长的颈项上略有些汗珠划过,那顺着美好的曲线滑下锁骨,再消失在繁复的衬衫纹路中。
真是好景致。
想让他成为自己的所有物。
于是佣兵上前一步果断砸下木板,趁着监管者晕眩之际用冲力把他按在身下,在自己企盼已久的地方上面留下痕迹。
嫣红色和白色看起来颇有色情的味道。
喘息着的绅士忍着晕眩抬起红色的眸子。
“多谢款待。”
佣兵笑着拉下兜帽。

他站起身来,佣兵早已跑远。
是这样啊……追逐了这么多次,原来你对我的想法是这样吗?
不过我也是如此。
想把这个人神采飞扬的模样镌刻住,作为艺术品。
杰克从未如此明晰自己的想法,也对佣兵的做法了解透彻。
“真是胆大——想要征服我啊。”
他带了笑意。
不光是对猎物的冷静疏离,更含了开膛手的疯狂。
“那就试试看吧……被捕猎的、到底是哪个不乖的孩子呢?”



占tag致歉!
这是个点梗 限定最先的两个wwww
不开车不开车!开肾虚了(。)
六一节快乐!

[佣杰/监管佣x机皇杰]我觉得你奈布可能是针对我杰克

是逆转的场合,全程追着杰克跑的奈布可以说是日/杰模范(??).
极速短打,非常ooc了qwq

急促的喘息。
作为上等人杰克并不擅长奔跑,他在一个急转弯后躲在教堂的窗后。
而走进教堂的佣兵先生似乎并不着急,他带着笑意的声音在教堂内响彻。
“小美人?我知道你在附近。”
啧。
杰克知道,奈布熟悉他的气息。
作为求生者里解码最快的人和监管者里最擅长察觉猎物气息的人,佣兵总是和绅士对上。
但在这时候跑起来更是死路一条。
他放轻脚步,拉开了柜门。

心跳加速。
见鬼,奈布翻出了窗户。
绅士屏息冷静分析,心想自己口袋里还有把手术刀。
应该是能吸引注意力的,最起码能让这位先生付出些代价——
正当他想着的时候,脚步声越来越响。

“杰克先生。”
佣兵看着柜门开口。
该死。
杰克迅速拉开柜门狂奔,绕过三堵墙后靠着墙忍不住咳出声。
他边喘息边道奇怪,刚才裘克明明也在附近——按道理说那个位置是奈布的攻击范围内,怎么不去追他?

而裘克此时也是一脸茫然。
……这个佣兵怎么追着杰克不放?
他奇怪地想着。
刚才自己多次试图吸引佣兵注意力,但对方的眼睛就好像盯在杰克身上般丝毫不动。

杰克趁着监管者去追裘克,已经开了两台电机。
他刚想要休息一下,就发觉不对了。
明明刚才也在那侧的美智子小姐被佣兵攻击,而现在自己的心跳声却在加速。
……糟糕,是传送。
他来不及多想拉开附近柜门,看着裘克在几十米外向反方向跑去。
但那位萨贝达先生却在冲过来的路上歪了歪头,带着满意的表情走了过来。
吹口哨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自己的身体被佣兵抵在柜中动弹不得。
那人的手在自己头上方牢牢禁锢住整个身体,而另一只手正向着整齐的衬衫下摆滑去。
“我找到你了,杰克先生。”